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花都往事 > 【花】都往事】01
    作者:fsssjk

    字数:2907

    2020/01/14

    女人长得漂亮算幸运吗?并不见得,凡事都有两面性,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长得漂亮只会让你拥有更多堕落的机会,面对更多的诱惑,当然,漂亮总是女人毕生的追求,只是漂亮的女人并不等于拥有漂亮的人生。

    广州—在我人生中有着抹不去的记忆,十七岁到二十七岁,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在广州这座城市里,有爱,有生活,也有堕落,多年后的今天,我已回到了湖北老家,人生进入了另一篇章,而往日的种种时常萦绕在心头。

    2006年

    我初中没读完就辍学,跟着我对上的姐姐来到广州打工,家里一共四姐妹,我最小,89年的,对上一个姐姐是86年的,也是我最亲近的一个姐姐,另两个姐姐很早就嫁人了,不到18岁的我,早早地跟着姐姐到广州打工,

    刚出来社会,没有什么技能,姐姐托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在发廊里做小工,就是别人口中的洗头妹,不过我工作的发廊是很正规的,仅仅是帮客人洗头和做一做简单的按摩。

    发廊的老板很年轻,四川人,三十岁出头,平时都叫他聂平,发廊是他和他女朋友合伙开的,他们也是从打工做起,然后一步一步的开了这个发廊,对于这种年轻又有能力男人,我相信很多女孩都会喜欢,特别是像我这种刚出来社会,刚体会了生活的不易,对这种男人更是毫无抵抗力,与其说是喜欢,其实更多的是崇拜,

    老板娘是重庆人,和我姐姐一样大,也是86年的,说是老板娘,其实她和老板并没有结婚,也还没有小孩,只是同居以夫妻相称,我和店里的同事平时都叫她小雁,她人很好,没有什么架子,没开这个发廊前也是做小工的,我刚来上班时,是她手把手教我洗头的,

    她人长得漂亮,身材很好,虽没我高,但胸比我大多了,皮肤很白,平日里聂平和小雁都没有老板的架子,下班大家也在一起玩,相处久了,小雁更是把我当成妹妹一样,不仅工作上很照顾我,生活上对我也不错,

    姐姐一开始在狮岭的一家皮具公司上班,在外面租了房子和我一起住,我们姐妹俩身材都很高挑,不到18岁的我已经快有一米七了,相比我的稚嫩纤瘦,姐姐更有女人味,身材也更丰润,还好我和姐姐一样,拥有修长的双腿,丰满挺翘的蜜桃臀,只是胸不大,但我这身高和长相,在南方的城市里也算是比较吸引眼球的了,姐姐就更不用说了,早就把他公司的老板迷得团团转

    姐姐的老板叫袁林贵,平时我都管他叫袁哥,袁哥隔三差五的请我姐妹俩吃饭,还经常与姐姐单独出去,有时甚至彻夜不归,我虽然年纪小,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其实姐姐就是别人口中的小三,有钱男人的情妇。

    姐姐什么时候和袁哥在一起我并不清楚,我刚来广州那会,姐姐也尝试过要隐瞒她和袁哥的事,但时间久了,终究会露出端倪,我也并不觉得姐姐做小三是很丢人的事,在我们湖北老家,这种事从小就有所耳闻,凡是有点资色的女孩,外出打工,为了改变命运赚大钱,别说做有钱人的小三,有人甚至在夜总会做小姐,在这个物欲横流,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这或者就是我们这些穷孩子的人生捷径吧,对也好,错也罢,也只能留给别人去说了,

    袁哥个头不高,比姐姐还要矮半个头,四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略显发福,说话挺幽默,生活上对姐姐和我都很照顾,时间久了,他和姐姐的关系也不怎么避讳我,有时甚至还开玩笑地叫我小姨子。

    袁哥是有家有事业的人,和姐姐见面的时间并不规律,有时是中午,有时是晚上,说是见面,其实就是找姐姐做爱,我虽未经人事,但男女间的这点事还是略懂一二。

    无论工作怎么忙,袁哥找姐姐的次数却不曾见少,只是从一开始在外面开房,渐渐地把我和姐姐租住的房子当成了他俩的幽会场所,白天还好,我基本上都在上班,但出租屋的隔音并不好,时常在大半夜里从姐姐房间里传来一些动静。

    后来袁哥租了一套小区的房子,三室一厅那种,也不再让姐姐上班,姐姐全职地做起了他的情妇,每天除了吃喝玩就是等着他的到来。

    能感觉得出袁哥对姐姐很是迷恋,虽然我不太懂袁哥的这种迷恋是性还是感情,但我知道这就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迷恋,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时间,袁哥就会往姐姐这里跑,有时甚至是半夜过来,第二天才走。

    同住一屋檐下,尴尬的情况还是无法避免,有一天我睡过头,平时的这个时间我早就上班去了,姐姐肯定也是以为我不在家,而袁哥正好这时过来,平时虽然能听到姐姐房间里的动静,但大多都是隐隐约约,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双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耳朵却不自觉地留意着门外的动静,袁哥刚来了没一会,就从客厅里传来他和姐姐的嘻戏打闹,姐姐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淑女与矜持,连说话的语调都妩媚了不少,老公长老公短地叫唤着袁哥,而袁哥则是完全露出了男人的本性,各种肉麻的情话讨好着姐姐。

    我有点不知所措,没有勇气去打扰客厅中的两人,只能屏住呼吸,倾听着离我只有一门之隔的客厅里正在上演的春宫戏,对性事毫无经验的我,想像不到此时的客厅里是什么画面,只是动静越来越大,隐约听到好像是两人接吻的声音。

    “啊~~~啊~~~”

    突然传来姐姐尖锐的叫声,把我吓了一跳,紧接着响起了肉体碰撞的啪啪声,隔着房门依然是那么清晰刺耳。

    姐姐的尖叫变成了呻吟,是那种从喉咙里发出的呻吟,初听像是难受,细听却像是在享受,好奇的我在脑海里搜索着各种词汇来理解客厅里正在发生一切。

    伴随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姐姐有节奏地呻吟着,袁哥同样也喘着粗气,此时传来他俩亲昵却又非常露骨的对话,

    袁哥:“宝贝,真的太想你了,出差了几天见不到你真难受!”

    袁哥:“宝贝,舒服嘛”

    姐姐:“嗯~~~舒服,啊~~~”

    袁哥:“老公厉不厉害?”

    姐姐:“啊~~~老公真厉害,酥酥麻麻的,好舒服,嗯,嗯 啊啊啊”

    听着姐姐和袁哥淫荡不堪的对话,我脸红耳赤,惊讶不已,想不到平日里淑女般的姐姐,竟有如此风骚的一面,

    “啪啪啪啪啪”

    突然一阵急速又猛烈地撞击

    “老公,嗯,啊,啊啊,老公,老公”

    姐姐犹如失控一般,语无论次地一边尖叫一边呻吟。

    袁哥:“宝贝的屄真紧,夹得我真爽”

    姐姐:“啊~~~老公,老公,老公好大”

    袁哥:“什么大?”

    姐姐:“~~~”

    “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阵猛烈的撞击

    袁哥:“快说”

    姐姐:“啊~啊~老公~老公的鸡巴,老公的鸡巴大”

    想不到斯文淑女的姐姐,竟然在袁哥面前说出如此下流的话,

    袁哥:“还有呢?“

    姐姐:“嗯,嗯,啊啊”

    袁哥:“还有呢?”

    姐姐:“嗯,啊,老公!!!想老公,想被老公肏,像现在这样被老公肏,啊,老公插得好深,啊,啊,想让老公天天肏我,啊啊啊,,,”

    姐姐断断续续地说着下流不堪的话语,而肉体碰撞的频率好像慢了下来,当我以为一切就要归于平静时,客厅里突然又啪啪作响,肉体激烈的碰撞加上姐姐如惨叫般的呻吟充斥着房子的每个角落,

    袁哥:“宝贝,宝贝,快,我要射了”

    姐姐:“啊,啊,老公插得好深,顶到了,顶到了,老公肏死我了,好舒服”

    姐姐:“啊,老公,老公,快,快射到我屄里,老公,老公,啊啊啊”

    姐姐:“老公,用力,插深一点,顶到了,顶到了,啊啊,,,老公!!!”

    在姐姐的胡言乱语中,袁哥突然一声沉重的低吼,客厅里的一切突然嘎然而止,仅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

    意外的“偷听”让我久久不能平复,这也成了我人生的性启蒙,每当想起矜持贤淑的姐姐居然也有如此放荡的一面,不禁让我对性事产生了无限的好奇。

    以我的长相和身材并不缺乏追求者,只是没有一个是让我心动的,因为我那刚刚萌芽的春心早已对发廊老板产生了不该有的情素,他的成熟和幽默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应该的,甚至是不道德的,但悸动的春心还是抑制不住地泛滥了起来。

    或许是命中注定吧,无论我如何克制自己,却还是没能逃过多情的老板,我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本就不懂得耍什么心机,加上日常的相处,我隐藏的那点小心思很快就被他揣摸透了。

    老板是个风流又不太安份的男人,他开始明里暗里借故撩我,我本来就对他有意,哪里还经受得了他如此献媚和讨好,原本想要坚守的道德底线,不知不觉就沦陷了,自己也知道和老板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还是抵挡不住那心如鹿撞的诱惑,其实内心也曾有过挣扎,但最后还是投降了,暗地里偷偷地和老板玩起了暧昧。

    单纯的我曾以为与老板也就仅限于这种谈谈的暧昧,但男人终归还是男人,没过多久,老板就挖空心思寻找各种与我独处的机会,只是上班的时候,大家都在小艳的视线范围内,下班了他更是没有借口撇开小艳,我们之间也只能暗中传情,发发信息以吐相思之苦,只是那已被点燃的恋火,注定是无法浇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