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都市神级超人 > 第907章 精神秘法
    ()很快,周文挖了个坑将骨灰盒放了进去,随后削了个木板,插在了坟头上。

    木板上简单雕刻出来“松仇之墓”四个字。

    完事。

    周文返回了道观里面。

    “东西就在那边。”玄云子指着桌上的东西。

    周文过去看了眼。

    桌上放着两本书。

    其中一本书页发黄,是古典的线装书籍。

    而另一本则是一个笔记本。

    书籍上面写着“阴阳风水秘经”一行字。

    周文没有着急打开看,而是先打开了笔记本。

    笔记本里记载了名山大川里面的一些大墓。

    除却文字介绍之外,还有图画介绍,以及松仇是如何判断出这里有大墓,并且确认的。

    这里面,甚至还有松仇的心路历程。

    盗墓贼知道自己干的事情不地道,所以很多大墓发现之后并没有挖掘。

    盗墓,对于墓穴的是破坏性的。

    和考古的区别则是,考古是抢救性的。

    一般发现墓穴之后,考古专家是不会选择开挖的,而盗墓贼就会使用破坏性的手段,进入里面搜集文物,将文物换成金钱。

    所以,每次考古队开挖的墓穴,实际上都是被盗墓贼光顾过的,所以称之为抢救性挖掘。

    空气,会使得墓穴中的文物损坏。

    松仇自然明白这些,但是财帛动人心。

    不过这些墓穴的资料,也算事弥补过错。

    最起码这些墓穴保护起来,可以防止后面来的盗墓贼。

    看完笔记本,周文放下之后,拿起了阴阳风水秘经。

    “阴阳风水秘经不是天师道的典籍,是之前九灵观的师父自己的书籍,来历不详,你随便看,我去做饭了。”玄云子说到。

    他离开了房间。

    言外之意,若是天师道的典籍,周文是没有资格观看的。

    周文也不在意,直接打开。

    “葬者乘生气也。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

    开篇,便是这么一段话。

    这里面都是晦涩难懂的文言文。

    大部分涉及的墓葬风水,最后则有精神秘法的修炼方式。

    “夫气竺乎地中。其气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已势之止。葬者原其起。乘其止。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来形止。是谓气。”

    周文反倒是越看越有意思。

    文言文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精神秘法,惊龙刺,幻龙桩,定龙印,以龙为本,精神力在脑海中构建出风水大阵,引动外界感应,形成精神攻击。”

    周文心里琢磨着。

    只是,这些东西不是他一时半会可以学会的。

    就在这时候,他的眼前忽然一变。

    手中的书籍上,居然出现了一条条数据。

    扫描之眼自动打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周文心里疑惑道。

    他可没有催动扫描之眼。

    “穿戴者是否花费两百点善值,学习阴阳风水秘经?”

    耳边,神级套装的提示音忽然响起。

    “可以学会?”周文顿时惊呆了。

    怎么以前没有遇到这个功能啊。

    “神级套装升级之后,使用扫描之眼,拥有快速学习能力,是否学习?”

    声音再度响起。

    两百点善值,学会这本书上的内容。

    周文牙一咬,道“学习!”

    他的眼中,眼睛之上似乎射出

    了一道光芒。

    如同一道激光一样从书籍之上扫了过去。

    随后,周文感觉自己的大脑之中,仿佛无数的东西向着他的大脑冲击过来。

    “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之所起。气随而始。”

    “山者势险而有也。法葬其所会。乘其所来。番其所发。择其所相。避其所害。祸福不旋日是以君子。夺神功。改天命。”

    “地有四势气从八方。寅申巳亥四势也。震离坎兑乾坤艮巽八方也。”

    脑海中,就好像有一个人在他的耳边念叨。

    风水秘经里的内容向着他的脑海中传输。

    经过神级套装的分析之后,周文也很快将里面的东西理解了起来。

    包括其中的精神秘法。

    过了半晌,脑海中的波动才消失。

    “学习完毕,已自动扣除两百点善值。”

    耳边,声音响起。

    周文顿时感觉一阵肉疼。

    两百点善值说没就没。

    这时候,他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脑海中的精神力。

    精神力这个东西十分玄乎,说不清道不明。

    精神力强的人意志坚定,精神力弱的人则容易精神病。

    精神病人的精神力就处于紊乱状态。

    此刻,周文按照秘经之中所说,开始运转起来。

    脑海中,一只龙雀的虚影栩栩如生。

    因为修炼了龙雀心经的缘故,周文的意志宛如龙雀。

    所以,在松仇施展幻龙桩的时候,会看到一只龙雀腾空而起。

    “惊龙刺!”

    周文心中一动。

    不过他却不需要掐诀。

    因为他已经完掌握了秘经的内容。

    脑海中,龙雀振翅。

    眉心之中,一道无形的精神力波动射出。

    周文可以感受到,但是看不到。

    因为没有进攻目标,这道精神力很快消失。

    这一招下去,周文感觉头脑稍微有点昏沉。

    “精神秘法可以出其不意,但是太过耗费精力。”周文心中暗道。

    他将书籍收了起来,打算一起拿给朱雀堂那边。

    反正他也学会了,留着没啥用。

    这时候,玄云子端着碗走了进来。

    周文一看碗里的东西,顿时懵逼了。

    “你平常就吃这些?”

    碗里,只有几片菜叶加上白面条,看上去一点油水都没有。

    “我们不吃荤腥。”玄云子缓缓道。

    “谁说的?”周文好奇道。

    不吃肉人还能活吗?

    特别是武者,要是不吃肉的话身体就虚了。

    “天师道的道长说的。”玄云子面无表情道。

    周文瞪大了眼睛。

    不吃肉也是厉害了。

    过了一会,两人坐在桌子前,周文将碗放了下来。

    “还有面没有,再给我来一碗。”周文抹了把嘴。

    他也好久没吃饭了,这会就不要计较什么了。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周文起身道“多谢道友相助,我要走了。”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玄云子有些扭捏道。

    “说吧。”

    周文笑道。

    这个小道童一个人住在山上,性格都快压抑了,有忙自然要帮一把。

    “我想让你帮我送一封信给天师道。”玄云子缓缓道。

    说着,他从道袍里面取出了一封折叠好的信封。

    “你没有电话?”周文这下愣住了。

    这个年代还送信?

    “没有。”玄云子摇了摇头。

    “说真的,九灵观并没有游客前来,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守在这里。”周文叹息道,接过了信封。

    “但凡有道观之处,必须有道士存在!”玄云子坚定道。

    “道观不可轻易建立,亦不可轻易拆毁,我要是走了,这里的山神便无人祭拜了。”

    望着玄云子的眼神,周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神之中的光彩,似乎是一种信仰。

    这是属于玄云子的信仰。

    “那这封信是干嘛的?”周文岔开话问到。

    “找个人接替我。”玄云子随口道。

    周文手一抖,差点没把信封丢出去。

    敢情你刚才都是白说的?

    这会要找人接替?

    “今年年底我就守满期限了,到时候如果有人接替,我就可以去天师道总坛修行了。”玄云子的眼中露出对外界的向往。

    “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保证让你可以去外面看看花花世界。”周文笑道。

    虽然和玄云子的接触时间不长,但是这个道童倒是挺有意思的。

    “谢谢。”玄云子缓缓道。

    “小事一桩。”周文将信封也放在了书包里。

    “那你到时候带我玩什么?”玄云子问到。

    周文乐了“你想玩什么?”

    “我想玩妹子。”玄云子小声说道。

    “滚蛋!”

    周文差点一脚踹出去。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家师父知道吗?”周文骂骂咧咧。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玄云子都是装出来的。

    “我们修道之人,入世出世都是常态。”玄云子拱手道。

    “天师道当代天师说过,红尘历练也很重要,接触不同的女人,才能体会不同的人生,想入世时入世,想出世时出世,才能明白大道真谛。”

    玄云子一脸正气道。

    “这还是你们天师说的?”周文诧异道。

    “没错。”玄云子点了点头。

    周文摇了摇头,向着门外走去。

    天师道这个天师很有生活啊,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玄云子都被带歪了。

    和玄云子告别之后,周文快速下山,向着老龙村走去。

    凭借着之前的记忆,他很快就走出了山区,来到了老龙村。

    不过此刻,老龙村之中却是一片嘈杂。

    一辆救援车就在村子里,一大群穿着救援服的人在快速奔跑,看起来事情十分紧急。

    “这里怎么回事?”周文拉住一个村民问到。

    “你还不知道?昨天几个学生娃进去玩,这下好了,就一个人出来了,剩下的人现在都找不到了!”那个村民摇头道。

    “这里面的无人区,就算是我们这些老人都不敢随便进去,被困住了还好,要是遇到什么野兽,那就完蛋了。”村民继续道。

    “学生?”周文心中顿时一动。

    不会是穆夏他们几个吧?

    他赶紧向着救援队那边冲了过去。

    只见左承恩拉着一个男子的胳膊,大喊道“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们啊!”

    “这位同学,我们一定会尽力救援。”那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周文定睛看去。

    之前他还没有看出来,此刻学会了风水秘经,他的精神感应都不太一样。

    左承恩的身上,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左承恩,他们都没有出来,为什么只有你出来了?”周文当即问到。

    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