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前男友 > 。 40
    孟清希当时就竖起了一阵寒毛。

    她乖乖把腿从茶几上放下,没什么卵用的拽了拽衣角——完全不能起到遮住大腿的作用。

    动不动脑子,也知道这祖宗肯定是又生气了。

    孟清希不想惹他,但是忍不住替自己辩解几句,低着头不敢看他,声音超级低,哼哼似的:“谁让你撕掉我睡衣,那我在

    家里就想穿舒服一点嘛”

    说完又想起他的问题,忙不迭解释:“我让外卖小哥哥把东西放门外了,等他走了才出去拿的!”她又不傻,怎么会穿成

    这样给人看。

    不知道是她态度良好还是哪句话戳到他的点,时付听完,又没那么生气了,甚至勾了勾唇角。

    孟清希忙把薯片等不该出现在沙发上的东西转移到茶几上,擦了擦手,又去清理沙发上的碎屑。双腿乖乖并拢,蹭着屁股

    往角落移了移,看着十分乖巧。

    “下不为例。”这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时付又带着东西去了餐厅。

    不紧不慢将所有带回来的食物在餐桌上摆好,他才走到孟清希身边,松松捏住她手腕,牵着往厨房走。

    孟清希被压到水池前,时付站在她身后,双臂将她环起,握住她的两只手放在水管下一丝不苟的淋湿、接洗手露、揉搓、

    冲洗。

    洗完又带她去餐桌旁,她正要在旁边坐下,被他抬手拦住。

    时付先坐在椅子上,长腿随意摆开,随后他拍了拍大腿,看向孟清希。

    孟清希抿唇,犹豫了一下,踮着小屁股坐上去。

    刚挨到西裤布料,腰间就多了一只手,那手臂箍着她用力往怀里一带,腿一滑,她的屁股不偏不倚压在那一团凸起之上,

    人也落入时付怀里。

    她听到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搂在她腰间的手更紧了些。

    孟清希懂了,生怕饭吃晚了就要轮到她被吃,都不用他说,自己就捉起筷子往嘴巴里塞,也不知道塞了什么,总之她看上

    去吃的颇为认真,好像是真饿了。

    可惜再怎么掩耳盗铃也没用。

    顶在屁股上的那个东西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已经到了她完全无法忽视的地步。

    孟清希现在还疼呢,背着时付一噘嘴,吃的更快了。

    男人在她耳边笑,另外一只手从她的大腿摸上去,摸到神秘的三角区。

    孟清希下意识夹紧双腿,弱弱说了句:“我正吃东西呢”

    时付的唇瓣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她后颈处,张嘴就咬了一口。

    她吓的松开腿,那只手终于摸到了内裤,隔着内裤轻柔摩挲几下,按上了小珍珠。

    他昨天玩的太过火,妹妹还肿着,时付这么一碰她就疼,身体忍不住发抖。

    男人充耳不闻,反复亲吻她的脖颈,指尖不断挑逗,动作时轻时重。他太懂令她疯狂的点,于是疼归疼,小穴口还是诚实

    的分泌出液体。

    装不下去了,孟清希放下筷子,软在他怀里可怜兮兮求饶:“今天不要了好不好?”

    时付扳过她的下巴,薄唇贴上她唇瓣,舌尖深入,搅着她的舌尖仔细的尝。他没有吻的这么色情过,逼着她交换彼此唾

    液,吮的啧啧有声,手掌按在她的后颈上,不允许她有半分逃避。

    就算有过几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孟清希说是个新手菜鸟都不为过,即便这吻有逼迫的意味,可她还是被撩到了,口腔中充

    斥着他清冽的味道,仿佛被他打上记号,半截后背麻到酥软,如果不是他抱着,就要跪到在地板上。

    吻到他依依不舍分开,拉出一根银丝。

    时付的手指已经从内裤边缘探了进去,手指碰到肿胀的珍珠,她的身体就是一个打颤。轻轻转着圈揉捏几下,她胸口的起

    伏就越来越快。

    孟清希喘不上气来了,埋在他肩膀处努力呼吸,环着他精壮的腰,细细呜咽,又难受又喜欢。

    她说:“痛。”声音里饱含委屈。

    坏蛋,一点都不疼她。

    殊不知越是这么讲,只会让男人更兴奋。

    时付单手解开裤子,巨硕弹跳出来,顶端激动的冒着透明液体,这么狰狞,和他主人清隽的长相有天壤之别。

    孟清希湿的很快,男人好像突然没了耐心,两指并拢探进去,来回抽插几下,感觉到湿度差不多,压着顶端就把肉棒塞了

    进去。

    她感觉自己被撑开了,满满的都是他,阴茎烫的她小腹直缩,时付因此倒吸一口气,一拍她的屁股略作惩罚。

    按着她的腰狠狠挺动几十下,稍稍解渴,动作才慢下来,指尖按在她湿漉漉的眼角处,说出这半天的第一句话:

    “我喜欢你这么看着我。”

    孟清希眼角都被泪水盖住了,哪里知道自己是怎么看他的?女上位的姿势入的太深,时付一点都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顶着

    往宫口操,一遍遍碾压那块软肉,她有一点疼,但是又舒服的头皮发麻,咬着唇瓣不肯出声。

    时付埋的极深,浅浅抽出,感受到内里绞紧的湿润,内壁柔软又烫,小嘴似的吸力十足。

    他又忍不住用力顶了两下,满意的听到她哼出声。

    男人绷着额角的青筋,咬着牙:“你就是欠操。”

    孟清希不喜欢听他这么说,张口就含住他的喉结,舔弄两下,恶作剧似的咬了一口。

    谁知惹得他动作突然加快,一手把她左边的绵软包裹起来,含住顶端红蕊。大掌肆意玩弄,牙齿咬住,上下轻磨。

    她受不了这个,双腿夹的极紧,抱住他示好。软着嗓子在他耳边求:“哥哥慢点儿”

    时付抱紧她的腰,突然换了个方向,肉棒整个抽出来,重重顶进去。她趴在桌子上,冰凉触感又激的她忍不住缩紧。

    交合处有他的体液,也有她的体液,捣成白沫。

    小珍珠又被捏紧,这次用了力气,酸意疯狂蔓延开,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

    时付的动作始终没有再慢下来,掐着她的腰尽情冲撞,肉棒尽根捣进来,撑开小小的穴口,来不及合上,又被残忍分开。

    两瓣贝肉被撞的通红,昨天的还没有消肿,现在就开始新一轮蹂躏。

    孟清希的眼泪都蹭在他的衬衫上,被他紧紧抱着,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被他碾进血肉里。

    他总是吃不够要不够,怜惜的舔掉她脸上的泪,再拖着她可怜的小舌头一遍遍吃。

    汁水都蹭在他昂贵的西裤上,淫迷混乱,他恍然不在乎,最后几十下冲刺,捣的又重又狠,次次撞在她酸软的点上。

    一股一股的灼热喷洒出来,酣畅淋漓射入宫口。

    而孟清希早已泄过几次,软着身子什么都说不出了。

    时付重新把她抱起来,怜爱的拨开她额角沾了汗的湿法,亲吻她的眼角和脸颊。

    他说:“宝宝,我们生个孩子。”

    ——————

    好长一章

    .泍章櫛巳被γiηcaηg 請菿rusんuwu,xγz査閲泍章禸容(棢zんi為:rusんuwu{ru圕箼拼音}。xyz)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