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红鸢传 > 【红鸢传】第二章 二肖蕾
    作者:wujiang_jack

    字数:3825

    2020/01/13

    第二章 肖蕾

    任利军坐在后座揉揉眼窝,微闭着眼。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在北旬市要办的

    事情已经安排好,此刻他只需要放松休息一下就好。

    近几年来,在好些城市若干个公司与分公司之间往返已经让他养成了挤时间

    休息的习惯。在别人看来他这样很辛苦,但是随着几家公司逐步走向正轨,他反

    而比以前要轻松很多。尽管这样,他也没有松懈,他明白市场竞争之激烈和发展

    之快,以及商场如战场般的残酷,而且他对权力有绝对的控制欲,他必须不停地

    推动自己,推动企业,才能使自己在商场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当然,除了商场,

    还有家庭地位。

    他平时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在外界看来他身上的诸多优点,良好的品质以及

    他给别人展示的爱好、习惯,那都是为了保持形象,为了增加他做为一个成功人

    士身上的光环而设计的。要说爱好,他就只有工作。他只对钱和权力有兴趣,除

    此之外,还有女人。当他这些都获得的时候,他会感觉自己很成功,这种优越感

    让他感到自己就像个英雄,哪个英雄会不爱美人呢?

    「仁总,到家了。」为他开车的司机缓缓的停下车说道。

    仁利军睁开眼看看窗外,回了回神,没有说话。

    司机首先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拉杆箱来,仁利军这才下车。

    「杨师,明天早上八点过来接我。」仁利军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说道。

    「好,仁总早点休息。」老杨道。

    仁利军转身走到不远处的独幢别墅门口时,老杨这才调转车头离开。

    仁利军刚按响门铃,肖蕾便一脸微笑地将门打开,出现在他的面前,可见她

    晚上一直在等着他回来。

    肖蕾一边接过他手里的拉杆箱一边关切地问:「回来了,还吃饭吗?我煲了

    汤,我去给你盛。」

    「嗯,不用了,在飞机上吃过了。」任利军将外套递给肖蕾道。

    「路上有什么事耽搁吗?」肖蕾把衣服挂好后,给他沏着茶。

    「下了飞机和杨师去了趟公司。」任利军淡淡地道。

    「我以为飞机又晚点了……姐夫去接你的?他人呢?」肖蕾望着门口。

    「他刚送我回来就走了。」任利军挥挥手。

    「都到门口了,也没说进来喝杯水。」肖蕾道。

    「没事,明天一早还都有事……我一会还要批几个文件,你先去睡吧,不早

    了。」任利军看了她一眼道。

    「好……你也别太晚,……我先去收拾一下。」肖蕾道。

    任利军喝着普洱点点头,看着肖蕾轻轻收拾着他的行李和餐桌上的东西。她

    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现在正值明媚动人的年纪。于他,她是一位贤淑雅致的妻子,

    把家里总能打理的井井有条;于孩子,虽说不是亲生,而且肖蕾她很年轻,但她

    也是一个善良用心的继母,一直以来和女儿相处都很融洽;在外,就更不用说,

    不论任何场合,她都光彩照人,端庄明艳,仪态万千,她总能为他赢得别人数之

    不尽的目光。

    但是任利军反而很郁闷,这一两年来,自己对肖蕾渐渐没有了激情。他知道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俩个人在一起时间太久,让他对她已经没有了新鲜感。

    如今,哪怕他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后再次见到肖蕾,他也对她产生不出欲望来,

    甚至他心底里已经开始厌倦起她。厌倦她什么事都中规中矩,厌倦她一切都井井

    有条,厌倦她的家庭给他带来的压力。不过,他的厌倦不能对她有丝毫的表现。

    这使他很憋屈,心里憋屈,生理方面也憋屈,他自认他还年轻力壮,他有着

    充沛的欲望,他的欲望需要发泄。于是他选择在外面吃野食,这是一种逃避,在

    逃避的同时他在外不停地捕获,不停地发泄,而且,他捕获的对象越来越年轻。

    肖蕾收拾好东西,端着切好的水果走到任利军面前柔声说:「对了,璐璐再

    过两个月就要回来了,不忙的话,到时候你抽空在家多呆呆,她好不容易回来一

    次,你多陪陪。」她见任利军杯子里的茶已经不多,便又拿着茶壶来给他添茶。

    任利军摆摆手,示意她不用:「她啊,一回来指不准在家能待多久,一天还

    不是去外面疯。」

    肖蕾还是为他添着茶,笑着说:「璐璐也是个大姑娘了,你也总不能让她一

    天老是待在家里吧,回来肯定是要和伙伴聚聚的。」

    任利军看她低着头,深红色冰丝睡裙衬托着修长的颈部更加白皙,而且她弯

    腰的时候,胸前一对丰润的乳房半露着,在中间形成一条优美的沟壑。这对男人

    来说是一种极至的诱惑,可是任利军只瞄了一眼便转过脸去,她这样让他觉得她

    是在故意勾引他,这让他也很反感。他逃也似的站起身来道:「好了,我上去看

    一下资料,你收拾一下早点去睡吧。」说完他拿起文件袋踱上楼去,留下肖蕾一

    个人。

    肖蕾看着任利军上楼,再看看那碗专门为他煲的汤,怅然若失。每次在他回

    来之前,她心里总是有些期待,但是她的期待一次又一起地没有了任何着落。她

    和他已经近一年没有同床了,在此之前,她以为是因为任璐,他可能有意避免在

    正值青春期的女儿在家的情况下和她有亲密的接触,可是,当任璐出国上学之后,

    他也同样没有对自己有过正常夫妻间的接触。哪怕她有很多次在他面前放出信号,

    自己采取主动,或打扮得妩媚性感,他也无动于衷。

    她也在尝试着想办法促进和他的关系,甚至用一些自己都感到可笑的手段。

    她来到浴室前,褪下自己的睡裙,站在镜子面前,略带幽怨的看着镜中的身

    体。肖蕾有着细腻的肌肤,很白很白,又透着健康的色泽。因为用心保养和锻炼,

    整体非常匀称协调。这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身体,同时,也蕴含着微微成熟的风

    情,这是一种复合的极具魅力的美。

    肖蕾轻轻将一侧齐肩的头发撩开,露出温婉艳丽的脸庞,那是一张精致的、

    时常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的脸,尤其是她本来就动人含媚的眼神,经过这几年的磨

    练如今透着从容和自信。

    她用手指滑过自己的颈部,滑过如玉般的锁骨。她很喜欢穿低领或者露肩的

    衣服,因为她对自己锁骨和肩膀很自信,她无需遮掩自己性感的一面。

    还有那对拥有完美弧线的乳房,因为没有生育和哺乳,她的乳房圆润挺拔,

    乳头尖耸着。小腹光洁平坦,纤纤细腰两侧隐隐看得出优美的人鱼线。顺着小腹

    下,两腿之间是修葺得非常齐整的小撮阴毛。

    肖蕾想起曾经,自己的身体让任利军何等痴迷何等向往。那时候,自己情窦

    初开,就被大自己十三岁的这个男人疯狂追求。她这样一个在学校受人瞩目的漂

    亮女生,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男人放在心上。但是他是与众不同的,不同于身边

    的同学朋友,他有着成熟男人的稳健和能带给她的安全感。

    可能是自小因为家庭的原因,她一直对成熟的男人更容易动心。任利军那时

    的事业已经小有成就,不过,她更欣赏他不俗的谈吐和广博的见识。

    随着他的攻势,也随着她对他的了解,她接受了他的追求。

    她想起第一次被他亲吻,那虽然不是她的初吻,却是感觉最好的一次。他很

    温柔,不像之前的男友那样急躁,他的唇很轻柔,他的舌很温热。她本可以拒绝,

    但是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发现她爱上了他,她并不在意他事业是否成功,但是喜欢他为事业拼搏的

    干劲。哪怕得知他离过婚,还有小孩,她还是愿意把她交给他。

    她记得那一晚当她做出那个决定时,任利军像个大男孩一样紧张和兴奋,那

    是她的初夜。在交往过程中,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爱,对她强烈的欲望,但是他

    一直都很规矩。

    那天晚上,他和平时一样温柔,温柔地为她脱下一件件衣服,温柔地抚摸她

    的每一寸肌肤,他的举动让她既害羞又满足,因为她身体的完全暴露给他而害羞,

    因为她身体获得的愉悦而满足。

    他进入她的身体时,她已经非常湿润,几乎没有感到多少痛楚,即使这样,

    他也没有粗鲁的表现,始终细心的呵护着她。她曾经听说别人说过第一次会多么

    疼痛,但是,她没有,在他轻柔的动作中,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想紧

    紧的包容他,她想完全把自己献给他。

    镜子前的肖蕾回忆着,她感到身体在发烫,心情也随之激荡迷离,就连下边

    都湿润起来。她停下抚过自己身体的手,自嘲地摇摇头,走进浴室。

    莲蓬头洒下的水流冲击着自己的身体,有种异样美妙的感觉,她的思绪不禁

    又回到过去。

    自从那一次之后,任利军像上瘾一样对自己的身体痴狂。不得不说,他确实

    很喜欢和她做爱,只要他和她独自在一起,他就会急切地想要她,用最直接的方

    式扒光她的衣服,甚至等不及前戏,就进入她的身体,在猛烈的起伏冲击下将炽

    热的精液注入她,每次他射过之后,都会把她抱在怀里反复抚摸,不断亲吻,这

    让她特别有安全感。

    她对他的爱产生了无法割舍的依恋。哪怕她的家势与众不同,她还是不顾家

    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婚后,他依然工作努力,对她也是百依百顺,在别人看来,除了他俩年龄差

    距太大,其实她是幸福的。她的家人也慢慢接受了他,他也表现地乖巧顺从,于

    是,他的事业在她父母关系的帮助下得以迅速发展。

    但有利必有弊,他的事业心实在太强,随着公司壮大,他设立了众多分公司,

    他俩也聚少离多。每次在一起时他也总是电话不断,事务缠身,她和他单独在一

    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她仗着自己年轻漂亮,想多享受生活,坚决不要孩子。后来,任利军不常在

    家,她才开始觉得冷清寂寞,于是主动去公司帮他打点财务。在这期间,她萌生

    出要个孩子的想法。

    虽然任利军婚后带着女儿和她一起生活,三人相处很好,但毕竟她比他女儿

    也大不了太多,心里总还是有些隔阂。她希望能和任利军有个baby,可是,

    他们尝试了多次后,她始终没有怀孕的迹象,于是也无心再打理事务,回家做起

    了专职太太。

    俩人去医院检查,结果是,不能怀孕是她的原因,仁利军很包容,不停地安

    慰她,她自己反而无法释怀,医院跑了不少,中西药也吃了不少,到后来甚至也

    找了不少偏方,可是自己的肚子就是没有变化。有时候仁利军回来想和她亲热一

    番,她还要算日期做调理,还得注意姿势,调整体位,久而久之,性爱成了他们

    的一种任务而不是乐趣。

    因为仁利军事业的关系,本来就大大减少了的性生活变得更加单调,仁利军

    主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她也发现,他那方面好像也出了问题,当她有需要的时

    候,他始终无法像原来一样挺立,更别说满足她。

    她也曾建议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但他总是以工作太忙,身体太累,精力不够

    为由说服她,说自己没什么问题,但她知道,是他的自尊让他无法正视他那方面

    的无力。

    于是,他们之间的亲昵举止越来越少,再到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有一起做过

    爱,直到现在。

    目前的一切,她心里虽有苦衷却无法明言,这些事情,她没有能倾诉的对象,

    她要在所有人面前强装自己很幸福,而她当然也不会轻易认命,她会通过自己的

    办法让任利军重新对自己燃起爱恋的火焰,重新让他成为一个像以前一样的男人。

    她想着她的计划,嘴唇勾起一丝笑意,眼神娇媚横生。她张开双臂,让一缕

    缕水流击打着自己的胸前,乳头酥酥麻麻的,像被用舌尖挑逗着;水流顺着小腹

    流过自己的私处,竟然像是被人抚摸着……当夜晚来临,肖蕾也会用自慰来排遣

    寂寞的身体,就像现在,她一边回忆着仁利军当初对她的疯狂,一边想象着他不

    久之后也会如同当初对她一般,她在想象中感受着身体在温热的水流击打下产生

    的奇妙的反应……

    她的思绪不断,身体的快感不断;她脑海中的画面越是细致,她身体的反应

    便越是敏感。在她情不自禁的呻吟中,她拿起莲蓬头对着自己的私处,让温热的

    水流冲刷着自己依然稚嫩的阴户,直到高氵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