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抠神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学法律的王栩
    此刻程煜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把兑换好的武术使用掉,直接从正门破门而入。

    以武术对应的武力值,程煜绝对能在一分钟之内让屋内的两人彻底丧失抵抗能力。

    还有一种方式,是程煜不浪费那四点积分,反正穿墙术还剩下一次,稍微等一会儿,等假胡江把东西取出来之后,他再直接穿墙而入。

    趁着对方愣神的工夫,程煜只需要虚张声势表明自己外边还有援手,相信假胡江多半不会冒“袭警”的危险。

    长期以来的抠神附体,程煜早就习惯了能省则省的性格,如果能省下那四点积分兑换的武术,当然是最佳选择。

    就算他进入房屋之后,假胡江和其手下会进行反抗,程煜也有大把的时间应用那个武术,到时候再干翻假胡江及其手下也没问题。

    稍加思忖,程煜选择了第二种方式。

    耳朵贴在墙壁上,程煜仔细倾听着里边的动静。

    这种土砖砌起来的房屋,隔音自然是近乎于没有的,程煜基本上可以非常清晰的听到屋内的动静。

    假胡江显然在翻箱倒柜,动静很大。

    很快就没有了声音,但程煜却听到有人说话“拿到了么?”

    “找到了。”

    程煜立刻闪身,走向杂货店的正门,然后轻易的穿墙而过,顺手将门后的插栓拔了出来,撩起门帘,和假胡江对了个脸。

    假胡江一声惊呼,倒退两步,这才看清面前站着的人是程煜。

    “你怎么进来的?”假胡江惊疑难定,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进入到防御的状态。

    而他身后的那位,则是被假胡江猛然后退撞了一下,立足不稳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程煜笑了笑,说“看到门没关,想着跟胡经理再聊聊,就进来了。胡经理,你这是要出门?”

    因为假胡江已经知道了程煜的身份,所以程煜也就不再故意憋出周大铜的口音,而是正常的用普通话跟他说。

    程煜看着假胡江手里捧着的一个大信封,里边鼓鼓囊囊显然装了不少东西。他知道,这就是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只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关乎于假胡江的犯罪证据,还是关乎于真胡江背后那个组织的犯罪证据。

    但不管如何,程煜至少也能因此从假胡江身上找到突破口。

    假胡江微微虚眼,沉声问道“别装了,程大少爷。”

    程煜哈哈一笑,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是谁,那么也就该知道下午那个老卞究竟是何许人也了吧?”

    假胡江警惕的看着程煜,不发一言。

    他身后那人却是已经爬了起来,看到了程煜的脸,顿时大喊起来“好你个小子,你特么还敢来?”

    说话间,那人试图越过假胡江,上来跟程煜动手。

    假胡江一把拉住了他,喝道“滚到我后边去!”

    程煜鼓了鼓掌,说“看来还是胡经理比较有分寸。”

    “下午跟你一起那位卞老板,是警察?”

    程煜点点头,说“省厅刑侦局局长。”

    假胡江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不过就是倒卖些废旧零配件,省厅刑侦局局长用得着只身犯险?”

    程煜摆摆手,说“要不咱们进去说吧。当然,你们还有种选择,是试试看能否把我撂倒,然后夺门而去。我也不瞒着你们,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还在路上。”

    整句话里,程煜只有最后那句“其他人还在路上”是假的,这虚虚实实,却反而更让假胡江相信。

    至少,他不太相信程煜这样一个自己身家百亿,家族更是上千亿身家的大少爷,会孤身前来以身犯险。

    但他们也刚从外边进来,外边没有人这一点也是能够肯定的,是以程煜暗示他们警察就在路上很快就到,假胡江倒是相信了个十成十。

    没有过多的犹豫,假胡江向后退去,说“还有什么可谈的。”

    程煜笑了笑,跟着走了进去,大喇喇的在桌边坐下,有随时可以应用的武术,程煜有恃无恐。

    “你们可以尝试逃跑,但我保证,如果你们跑出去了,这事儿就会变得特别大。毕竟,你们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伙诈骗犯,但如果你们跑了,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你们会背上什么案子。”

    “那些事不是我们做的。”假胡江阴沉着脸。

    程煜点了点头,笑道“对,我知道。但如果你们跑了,不是你们做的也都是你们做的了。”

    假胡江脸色阴晴难定,似乎难以抉择。

    旁边那个人却是喊了一声“老大,别相信这小子,咱们两个人还收拾不了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假胡江回头直接开骂“你特么给老子闭嘴!”

    那人吓得一缩脖子,很是不满的往后退了两步。

    程煜依旧微微笑着,说“看来胡经理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嗯,不错,你的选择绝对是正确的。”

    “你想怎样?”

    程煜耸了耸肩膀,说“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先把你真实的身份告诉我?老喊你胡经理,似乎并不合适。”

    假胡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姓王,叫王栩。”

    程煜点点头,说“至少,咱们有个还算不错的开始。哦,我姓程,程煜。”

    “我知道。”王栩咬牙切齿的。

    程煜招了招手,道“王先生也坐下吧,咱们应该需要聊一会儿。”

    “所以并没有警察赶过来?”

    “的确没有,我跟他们约了另外一个地方。”

    “你这么坦诚,就不怕我”

    “我说了,你们尽可以试试,看看你们两个人是否能搞的定我。不是我吹牛,就算是动手,你们俩也不是我的对手。”

    王栩仔细的打量了程煜一番,倒是看不出太多端倪,可程煜那稳如泰山的神态,也让他的确不敢轻举妄动。

    最关键的,是王栩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动用武力,他就像程煜所预期的一样,并不是个暴力型罪犯,而且现在的情况之下,他动手和不动手,绝对是两种结局。

    就算他们能拿下程煜,那要怎么处理?

    杀人灭口么?

    不灭口,他俩就算是背上通缉令了,难不成要躲躲藏藏一辈子?

    王栩其实很清楚,大多数通缉犯之所以没被抓住,不是警方无能,而是受到办案经费的限制。

    可有程煜这样的人在,他哪怕私人掏钱,也能让警方立刻行动起来。在如今这种遍地都是摄像头,走到任何地方都行乣身份证的年代,想躲一辈子几乎是没可能的。

    叹了口气,王栩在程煜对面坐下,说“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得到答案之后,能放过我们么?”

    程煜摇摇头,说“虽然我分析之后,估计你只是个诈骗犯,但留着你这样的人在社会上,终究也是个祸害。不过你们这次也没得手,估计也判不了多长时间,毕竟以往你们做的事情我们也没什么证据。你选择一下。”

    王栩并未犹豫,直接把手里的那个大信封扔了过来。

    “你要的东西应该都在这里边了,胡江以往经手的每一个零部件,这里都有记载。”

    程煜点点头,并未着急打开那个信封,而是问道“胡江现在人呢?”

    “下午你们见过。”

    程煜一愣,立刻想起,那个在路边接他们的人。

    本以为胡江早就离开了,毕竟辞职个把月的人了,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王栩的手下。

    “他怎么会帮你做事?”

    “因为他所有的犯罪证据都在我不,是在你手上。”

    程煜点点头,心说这倒是能解释胡江为什么会给老卞打电话,问他是否真的需要交易了。

    “所以,你抓住了他的把柄,冒充了他的身份,他连跑的勇气都没有。因为这些证据一旦落到警方手里,他身后的那个组织不会放过他?”

    王栩点点头,说“程少好强的逻辑。”

    程煜摆摆手,说“很简单的分析,别夸我,马屁也没什么用处。”

    王栩翻翻白眼,没再说话。

    “那你们又是什么人?”

    “我们知道胡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想下个套从他手里骗点钱。

    程少你说的没错,我们几个的确是以诈骗为生的,但我们从来不骗普通人,我们只对胡江这种见不得光的家伙下手。”

    程煜哈哈一笑,说“所以,你们觉得自己是侠盗?”

    王栩闭着嘴,没吭声,但表情却显然告诉程煜了答案,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想试图分析你们所谓的侠盗行径到底会不会牵累到普通人,也不评判你们的行为是对是错,不管如何,触犯法律是没跑的。

    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们自诩侠盗就放过你们,但如果一切真如你所说,那么你们估计出不了什么大事。

    毕竟,被你们骗过的人如果都有见不得光的一面,哪怕你们自己招供了,他们都不敢出来作证。

    至少,你们服刑的时间会很短,量刑的基准基本上也就是这次对我和卞局长的诈骗未遂。”

    王栩哼了一声,说“法律我比你懂,我学得就是这个专业。否则,你觉得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对你下手?我只是不想事态升级而已。”

    程煜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学法律的,不管怎样也都算是高材生了,可惜了。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各人有各人的命数。程少,别绕弯子了,还想知道什么,问吧。等你问完,我会去自首。”

    程煜点点头,说“你们想从胡江手里骗点钱,却发现他其实并没有太多钱,最终你们只是找到了他这些年贩卖废旧零配件的犯罪证据,于是诈骗变成了勒索。”

    王栩接着说“不是勒索,我们都已经知道他没钱了,勒索还有什么用?可既然从他身上找不到钱,我们就想从你这样的嗯,你不算,是胡江的买家手里骗点钱。说白了,能从胡江这里进货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

    “得手过?”

    王栩点点头,说“不多,毕竟像你这样伪装成批发商的家伙太少见了,找到胡江的都是零售的,一次也就骗个千把两千。”

    “然而那些人之后虽然付了钱,也没能收到货,他们却不敢报警。到恒运来,发现胡江也已经辞职了,这件事就只能不了了之。”

    王栩点点头,说“对。”

    “你们是从哪天开始做这些的?”

    “连今天,一共三十二天。”王栩阴沉着脸,看着程煜,说“你不要问我在这三十二天里,到底骗了多少人,我不可能说出来的。”

    程煜哈哈一笑,说“说出来其实也没事,反正没证据,那些人不可能承认。”

    “但他们会知道我们被抓了,我们出来之后就会出事。”

    程煜耸耸肩膀,说“嗯,我不问。”

    心里在盘算,三十二天,看来程广年车上的零件,跟王栩应该没什么关系。

    “你们开始之后,胡江手里还出去过零件么?”

    王栩摇摇头,说“一个都没有。当然,或许他有私底下又卖一遍,我们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监控他。但至少,落在我们手里的钱,我们从未发出去任何一个零配件。”

    这是程煜最后确认一下,程广年车上的那个零件到底跟王栩有没有关系。

    王栩的话,程煜还是愿意相信的。

    “胡江刚才又联系了我们。”

    王栩脸一沉,猛地一拍桌子“妈的,这个傻逼,我就知道肯定又是他惹出来的麻烦。你们也就是接到他的电话,所以怀疑上我了对么?”

    程煜摇摇头,说“你这倒是冤枉他了。下午离开你这儿,我就觉得你并不是个贩卖废旧零配件的,而是个诈骗犯。”

    “你怎么知道?”

    “其实,你很讨厌胡江这种人,你的喜恶表现的太明显了。”

    王栩沉默了,他想起自己下午数次提及谋财害命这个成语,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说“这种疏漏,对于那些真心要货的黑心商人,其实算不上疏漏。偏偏你们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程煜点了点头,说“没错。所以我刚才去了那边的生活区,跟在那边讨生活的人聊了聊你这间杂货店,有人告诉我,这间店是胡江的,胡江一个月之前就把它盘了出去,自己也辞职了。

    虽然他还在这片活动,但显然,那片生活区的人却是再也没有见过他,所得到的消息也仅仅只是他辞职的消息而已。

    这虽然模糊了我的判断,让我没有完知道真实的情况,但反而帮了我,让我没能知晓下午那人就是胡江的同时,也更加确认了你是个冒牌货。

    我也就越发确定,你手里肯定有胡江及其身后那个组织的犯罪证据。”

    “所以你就来了这里,没想到我刚好也发现了你是个西贝货,但我却反而成了自投罗网?

    不过,程少,你毕竟是个家财万贯的阔少爷,是高高在上的玉片,你就真的不怕我们这些碎瓦破罐子破摔?”

    程煜哈哈笑着,说“我说过,你们俩就算想要诉诸于武力,也不可能拿下我。”

    王栩不再纠缠这些,只是说“你还想问什么?”

    “胡江现在人呢?”

    “在他自己的窝里吧。”

    “这里他就一个人?没有同伙么?”

    “有,就是下午我说是我亲妹子的那个,那其实是胡江的老婆。”

    程煜又是哈哈一笑,掏出手机,王栩身后的那个人紧张的说“你要干什么?”

    “打电话,让人去抓胡江。”

    “卧槽,你把条子招来,我俩不也就”

    王栩猛一回头,骂道“你特么给老子闭嘴!”

    那人一缩脖子,讪讪不言。

    王栩说“能算我们自首么?”

    程煜说“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他看了看王栩身后的那个人,说“你知道他为什么是你们老大么?”

    那人眨了眨眼,没吭气。

    “因为他的确比你们聪明太多,没有他,你们就是街头上的小毛骗,做不了大活儿。我估计,你们跟了他之后,收入高多了吧?”

    见王栩有意图插嘴,程煜又道“你不用多言,我没打算深究什么。我也知道你们这个团伙不止两个人,但他们是否被牵连进来,那是你们俩跟警方之间的事情。我要的,就只是胡江而已。”

    王栩点点头,低声说了一句“多谢。”

    程煜拨通了老卞的电话,直接说“卞局,我在下午那个杂货店里。

    王栩哦,就是下午那个假胡江,已经招了。

    真胡江就是给你打电话,也就是下午在路边接我们的那个人。

    杂货店里的女人是他老婆,他们现在还在自己的窝里。

    你带人过来一趟吧,王栩打算自首,他会配合警方抓捕胡江及其同伙。”

    老卞一听,顿时紧张万分“程少,您没事吧?”

    “我和王先生聊得太挺投机的。”

    “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桃花源也在吴东北边,离这儿并不远,老卞手下的干警还没到,他自己就先到了。

    kohe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