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荡淫浪的她 hhh (上)

    和薄霆同居后,花璃每天都回家很早,学校一应的聚餐活动都是能推就推,比起和那些总对她无事献殷勤的男老师们,她更喜欢和薄霆待在一起腻歪。

    特别是今天,她买的玩具到了,更应该早点回家!

    晚饭依旧是薄霆做的,吃罢连碗也是他洗,用他的话来说媳妇得是用来宠的,家务事就该他包圆。

    花璃就先去洗澡,换了宽松的睡裙出来时,那男人已经切好了水果,正翻看着柜台上的快递,琳琳琅琅摆出来,大多还都是束缚类的调教物件。

    “明天周末,我们今晚可以随便玩啊。”花璃抱住了他的腰,像猫一样开心的蹭着。

    薄霆低头,刚毅俊朗的脸上露出了让她着迷的笑容,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旁边的餐桌上,从她手腕间取了发圈把长发邦了起来,捧着她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小骚货,今晚都满足你。”

    坐的高了两人视线才平齐,花璃明亮的眼瞳里都是朦胧胧的,粉色的舌头伸出来立刻就被薄霆含住,吸的软软痒痒,特别是他的舌尖刮过她的上腔时,娇小的身躯立刻触电一样抖着。

    “唔好痒的。”

    那种痒从喉间蔓延到心口,再随着他越来越淫邪的深吻,一路骚动着往下,花璃坐在桌面上的小屁股难受的立刻用力扭动,口息交绕的密不可分,越来越湿的感觉从上到下的急烈。

    等他松开时,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窝他怀里了,大口喘息着新鲜空气,浑身发烫。

    薄霆笑的意味深长,揉着花璃红透的脸,转而去掀起了睡裙,果然没穿内裤,阴户上的玫瑰花枝清晰可见,捏了捏她温润嫩弹的屁股,他抬手拿了带链条的束缚拷,先戴在了她的双腕上,然后是脚踝,黑色的皮套紧裹着雪色的肌肤,十分夺目。

    “有什么感觉?”

    他在低声问她,花璃满脑子都是兴奋的激动,脸蹭着他身上的黑衬衣,发嗲的说着:“像是你的囚犯,不过我喜欢这个”

    她顺便张开了双腿,露出那亲手绘下的纹身,花丛里“操我”二字最能诠释她此刻的渴望。

    薄霆蹲下身去吻了那里,漂亮的小花苞还合的紧紧,手掌去揉了揉,小玫瑰立刻便的更粉了,他捏开两片嫩嫩的唇,嫣红的小孔里已经有晶莹的水液出来。

    可惜不多。

    “还要再多流些,毕竟你可是买了两根假鸡巴,不都喂给你多可惜。”

    他将食指插进了她的肉洞里,在狭小紧热中搅了搅,湿亮的手指最后被自己舔的干净,起身的时候目光就落在柜台一堆玩具上,不得不说花璃实在了解自己的骚,选的假鸡巴都是格外的粗。

    “啊,可以都喂进来?”花璃惊奇的喘息,她看见薄霆拉开了抽屉,拿了一瓶东西出来,忙问:“这是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用锋利的剪刀剪碎了她的睡裙,一把将她按在桌子上,打开了瓶盖倾倒,像水一样的液体就从胸部一直洒到了腿间,淡淡的百合花香,是花璃第二次闻到了。

    “能让你舒服的东西。”

    第一次是在他店里闻到这股香味,这一次更直接,倒满了全身又被他像按摩一样揉摸,连脚趾都没放过,也不知是他手法太好,还是花香太神奇,花璃渐渐热了起来,骨子里都是难耐的痒,只有他的抚摸才能让她更舒服。

    “啊啊有种好奇怪的感觉,想——想尿,这究竟是什么唔”

    阴核处一阵阵的骚意在鼓动,浓浓的尿意袭来,特别是他的手指按在小腹时,酸的她呻吟浪荡,不自禁张开腿,享受着他的揉弄,尽管如此,她的意识依旧清晰极了。

    “乖,想做什么都可以,想尿就尿出来。”

    三根手指插进了穴口里,只是慢慢的抽动,就勾挤出了好多的淫液。

    花璃红着眼睛叫的越来越畅快,她试着放开禁制,却发现除了涌出更多的骚水根本尿不出来,躺在冰凉的桌面上,呼吸着百合的芬芳,她感觉到了极度的空虚,一种奇怪又温和的冲动。

    薄霆把她从桌上抱了下来,亲了亲她红润的唇,命令着:“宝贝儿,自己爬到镜子前面去,快点。”

    “好,好的”

    她顺从极了,手脚并用的往那面巨大的镜子爬去,k金的束缚链条在地上磨出了羞耻的声音。

    “屁股扭的很好看,再骚一点。”

    “让你的淫水往地上淌,对,就是这样。”

    “把腿再分开些,让我看见你的浪逼。”

    薄霆就跟在她的后面,赤脚踩着地面上她留下的水痕,手上拿着她新买的假鸡巴,肉色的圆柱体有着逼真的形状,还有螺旋一样的纹路,她一旦做的不够好时,他就故意用那两根东西打她屁股。

    格外的淫邪新奇。

    “嗯我我有买皮鞭的”

    “皮鞭可没这个能叫你爽。”

    是的,他太了解她了,花璃本能的淫叫着,特别是假鸡巴生硬的打在她张开的穴间,爽的她忍不住哆嗦。

    终于到了镜前,她兴奋的看着里面赤裸的自己,浑身油亮亮的光润,更显肌肤的雪嫩,一对大奶子骚浪的晃着,百合花的香气更浓了些,低头娇喘时又看见丝丝缕缕的水液从穴口往下滴。

    “这样,这样真刺激快喂我,快点嘛!”

    她往地上一趴翘起了屁股,眼儿迷离的撒娇催促着薄霆,实在是想极了那两根东西,当初她买的时候光看着就湿过,现在终于能尝到了。

    缩动的穴肉红艳艳的,薄霆蹲下去用假鸡巴拍了拍穴口,清晰的水声啪啪响起。

    “真想要?这里吃了”硬邦邦的假龟头顶进了水泽缝里,浅浅的摇了摇,又拔了出来顶上了菊穴,他低沉的说着:“这里也要塞住哦。”

    “可以的,我要,唔啊”

    虽然菊穴被顶的有点疼,好像还有点滑不进去,花璃还是很想试试全部插满的感觉,她听见薄霆在笑,然后一个滚烫的硬物抵来,在穴口蹭的她双腿差点软了。

    “那老公的大鸡巴怎么办?”

    “我,我可以用嘴——啊!”

    他突然撞了进来,她猝不及防瘫软在了地上。

    本章節已被隱藏 請到roцsんцwц,xγz查閲本章内容(網阯為:roцsんцwц{肉書屋拼音}。xy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