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孟然话音刚落,陆易北又咳了起来,一边咳还一边瞪着她,可比上一次要严重多了,好一会儿男人才缓过来,想起身分开两人的距离,却又被孟然挽在他脖子上的手困住了,只能佯装发怒:

    “不可能,你少想这些东西”

    啧,老学究不同意,孟然也不动怒,而是趴在男人耳边描述起来: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仿佛我们是最原始的兽人,在旷野完成交脔合媒,你想想,漆黑的森林里,四下无人,你把我压在树上,一次又一次,顶得树叶晃动”

    “够了”

    陆易北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孟然却恍若未闻,继续描述:

    “月光遮掩下,我们只能看见一小片地方,周围还有漂亮的萤火虫在围观,一男一女,一凹一凸,水花四溅”

    随着孟然的描述,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最明显的,两人相贴的身体,有根东西反应越来越大,紧紧贴着她的大腿,又热又硬。

    看来不管嘴上多么拒绝,男人心里还都是想的。

    孟然蓦的松开手,任由陆易北躺回原来的位置,然后自己下了石床。

    陆易北:“你,干吗?”

    孟然:“我要出去啊,你不愿意,我就在外面一直等你”

    一问一答后,陆易北在黑暗中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沙哑着声音发问,语气明显没有那么坚决了:

    “一定要去?”

    孟然重新扑回男人怀里,这回不走诱惑路线,而是开始撒娇:

    “也许一生就这么一次机会哎,以后回去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在自己家不拉窗帘都不能放心,更别说野外了,想跟你一起,做一次嘛好不好嘛阿北老公”

    孟然一边用极为甜腻的声音撒娇,一边移动身体在男人怀里乱钻,看似没什么章法,实际上触碰的全是敏感的部位,这样的攻势,哪怕是个阳痿都受不了,更何况是陆易北这种性欲很强的男人。

    十分钟后,身材高大的男人和娇俏迷人的女人手牵着手,在荒凉的山路上走着。

    陆易北对孟然的各种小想法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约法三章:一,只有这一次;二,不能距离据点太远;三,如果感觉到不适或者危险立马回来。

    孟然当然是满口答应,规章制度和实行情况,从来都是两码事,她就不信,真开始了,能停的下来!

    两人沿着山路往上走,陆易北带路,没一会儿,到了一处宽敞开阔的山腰,有树藤、有石头,真的是绝佳的野外py圣地。

    刹时间,孟然看陆易北的眼神都变了,有的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结果居然早就物色好了地点。

    她的眼神太明显,陆易北不由解释起来:

    “白天捡柴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不错,适合休息”

    陆易北越解释,越发现女人的眼神里有种“别说了,我早就看透了”的意味,他有些脸热,又忍不住恼羞成怒:

    “不喜欢这里,那回去吧”

    不敢惹,不敢惹!

    孟然乖乖收起揶揄的眼神,扑进陆易北怀里,两人在月光下静静相拥,周围有风吹过树木哗哗哗响的声音,有不远不近的蝉鸣,一切都美得恰到好处。

    这场野外py的第一个姿势,是站立。

    陆易北扶着孟然的一条腿,环在自己腰侧,微微低下头,能看见在那微微分开的双腿间,嫩乎乎的娇花儿已然绽开了小细缝,不断有晶莹的花露渗出来

    男人硕大的龟头慢慢抵了上去,没有直接肏入,而是在花口来回摩擦起来。

    粗糙不平的棒身磨蹭过花瓣,用了几分力气,没几下,就将花唇磨得又软又湿,花口咬着龟头,好几次都不想松口。

    即便没有插进去,这样的玩法也让孟然有些发软,心里的期待被堆到了最高,只希望下一次,就能感受到被插满的快感。

    好在这个时间并没有太久,察觉到女人几乎整个倚在他怀里,陆易北心中极为满足,手指顺着娇嫩的肌肤下滑,指腹刚拨开软绵的花肉,就是一大口淫液“咕嘟”落到了地上,顺着山间的石头滑落。

    孟然扭着胯,小花穴主动凑上去求肏,娇娇的摇摆着

    “阿北进来,肏我”

    下一刻,紫红色的肉根也到了极致,对着不停淌水的地方一寸一寸挺进,完完全全的将孟然撑开了来

    “唔”

    安静的森林里,这样的声音能回荡好远。

    如此肏了十几分钟,陆易北的动作越来越快,肉棒不停地进进出出,最快的时间内就将小淫穴肏得噗叽噗叽响个不停,那些流出的淫水如同水花飞溅开,洒在山路上。

    这个姿势虽然爽,但是因为陆易北的腿长更高,需要一个人半蹲,一个人踮脚,不一小会儿,孟然就已经撑不住了,花穴被人摩擦的酸,脚掌也垫的酸,就连饱满浑圆的小屁股,也因为摇摆,而发酸,实在是难受。

    陆易北也发现这个姿势不方便,他看了看周围,一把抱起孟然,朝着树藤走去。

    一边走一边用力提胯,随着步伐的深浅,肏入的肉根也力度不一。

    今晚的第二个姿势,在藤上荡秋千。

    无人的山间,女孩坐在长长的树藤上,臀部向后高高翘起,而男人则站在她身后挺直着肉根,他的一只手拽着树藤,一只手扶着女孩的腰

    每当向后拽时,肉根用力的肏进花穴里,在大龟头的碾压下,小穴内每一寸褶皱都被撑开,最后撞进了紧紧闭合的子宫口

    每当秋千荡开时,肉根会被抽出到阴唇口,蓄积着力量,等待着下一次冲击。

    这样的一来一回之下,不仅速度很快,还有失重感,手脚都有些不稳,如果被撞得狠了,甚至有种会摔下去的错觉

    陆易北的动作很猛,大龟头每每带着十足的力道抽出些许,再顺着阴道狠狠顶进子宫,干的又深又狠,粘腻的水液顺着树藤滴落,有时像抛物线一般,被甩了起来。

    “啊会掉的唔太深啊”

    不断地荡开,导致孟然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飘散在山风中。

    野外做爱最刺激的一点是,内心知道要抑制,但是空旷的环境却在诱惑人疯狂。

    孟然叫着叫着,突然被陆易北捂住了嘴,男人一把抱起她,躲在了树后面,行走过程中,粗大的龟棱还会刮过花壁,引得她不停颤抖。

    等到勉强忍住花心传来的酥麻快感,孟然才发现,远处有亮光在不断的靠近,应该是有人过来了。

    她不受控制的紧张起来,吸夹着男人的肉穴箍的越发紧致了,连陆易北都瞬间红了眼。

    亮光越来越近了,还传来了说话声,极为出人意料的,居然是郑军和小雪。

    两人是来看星星的。

    眼看一男一女到了他们刚刚站着肏穴的地方,一边看星星一边聊人生,孟然简直想高举先来后到的牌子。

    花穴被肏得正爽突然停下,满满都是空虚骚痒,却又不敢大力挺肏,只能慢悠悠的摩擦,孟然伏底身体,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在男人胯下摩擦起来,她能感觉到,有体液在男人的抽送中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根向下滑动,这样的抽送虽然缓慢熬人,却也有中说不出来的温柔。

    “嗯”

    孟然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没忍住叫了出来,定睛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看星星的两人已经抱在了一起,一边接吻,一边互相抚摸。

    这就尴尬了,陆易北和孟然对视了一眼,有点后悔刚刚没能若无其事的走出去打招呼,现在外面气氛如此火热,当然不可能再凑一脚。

    接下来的十分钟,就像是场景重演,郑军和小雪站在孟然和陆易北曾经站过的地方,以同样站立的姿势,肏起穴来。

    郑军是常年训练的军人,身体素质不错,光听空气中传来的“啪啪”声和小雪不停的呻吟,就知道应该很爽。

    孟然好奇心上来了,想仔细看清楚一点。

    可这一下,让身后的陆易北眯起了眼,气息都变得冷了几分,直接挺起肉根,极为粗暴的在花心上碾压了一圈,棱角分明的龟头刮蹭的非常用力,一下子就将孟然怼得再无心想别的。

    骚芯又痒又麻,终于控制不住,孟然扭动着臀部胡乱动起来。

    陆易北忍耐了两轮,再加上有些许的醋意,莫名有了几分好胜心,他扶着骚到乱晃的娇臀,一次又一次从后方贯穿进去,但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声音,降低了速度,还用手掌隔着大囊袋顶到底部时的拍打,但粗壮的性器真的是毫不留情。

    这样肏了不知道多少下,孟然的身体紧贴着粗糙的树皮,乱晃的乳尖隔着薄薄的衣服蹭到了坚硬的树干上,带来猛烈的酥麻感。

    “嗯”

    这次的叫声,重叠了。

    现场有一瞬间的完全安静,只剩下风吹树叶的声响。

    .泍章櫛巳被γiηcaηg 請菿綪到гoцsんцwц,xγz査閱楍傽内傛(蛧阯為:гoцsんцwц{肉圕楃拼音}っγ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