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人非草木_高h > 140(完结)
    电子锁发出一声清脆的滴滴声,门开了。

    这声音,让姜玟桐想起那些在望月园里独守的漫漫长夜。那时的萧樾,彻夜不归总是有理由,但深夜归家却从不解释。

    她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情迎接他的回家,很多时候索性只是装睡。但有他的气味在,常常就把自己给哄睡着了。

    只是睡到后半夜,总会有人不管不顾地缠上她的身子,凿开她的幽穴,又轻轻地含上她的唇。

    而今想起这一切,真真切切地恍若隔世。

    和当年一样,来人走到卧室门口,又在门口停顿了一小会儿,这才脱下了衣服和鞋子,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

    时间已过零时,新的一天已经来了。

    而此刻房间里寂静如水,萧樾占据着大床的一角,呼吸声平静。姜玟桐背对着他看月亮,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两个人重复了许多次的无声戏。

    姜玟桐以为这一次大概也会如此,可这一次他出声了,声音里还带着笑意:“装睡了三年,别装了,转过来看着我。”

    姜玟桐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萧樾,你今天是要学赵敏姑娘来抢亲吗?”

    “我当然想,可是你不让。”萧樾也转过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不过,你嫁给程跖我很放心,比嫁给我强,我除了惹你伤

    心,好像也不会做别的了。”

    “萧樾”她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旁,摸了摸那一道疤,“你疼不疼?”

    萧樾抓住她的手:“你亲亲就不疼了。”

    伤口早已愈合,但狰狞的疤痕却昭示着它的主人曾经受过多大的痛苦。

    萧樾催促道:“快亲亲。”

    冷声冷面的萧樾何曾有这样撒娇的时刻,姜玟桐哭笑不得:“你怕是高塬附身了吧。”

    “那也说不准。”萧樾胸膛起伏不定,看上去似乎还有一点紧张,“你亲不亲?”

    姜玟桐笑了起来,慢慢地靠近了他:“我猜,你是想让我亲你这儿。”

    萧樾的气质冷峻又高傲,看起来很不好惹,但这样的气质,却搭配了一张生动的唇。

    他的唇薄,损起人来刀刀致命,可就是这样的唇,有着俏丽的唇珠,和唇下那一颗小巧的痣。

    她描过他精致的唇珠,要将他呼之欲出的话语堵在唇舌之间。

    甜蜜的吻尚未开始,萧樾便悄悄地往她中指上戴了一个东西。

    “这是”

    “嘘。”萧樾抓住她的手,在嘴边留下缱绻的一个吻,“离婚之前,你把这个留在了望月园,伤透了我的心。虽然我婚后的态

    度不怎么样,但求婚的态度还是诚恳的,对不对?还记得我在海边那块大石头旁说了什么吗?”

    “哪里记得住哦哈哈哈,好痒,别挠我了。”

    萧樾哼了一声:“我觉得我俩挺配的,都是倔驴,你承认喜欢我有那么难吗?”

    “不算喜欢吧,你天天臭着脸,一说话就怼人,也就是我脾气好不跟你计较,换上你的表姐啊星梦啊慕然妹妹啊,看谁受得了

    你呢。”

    “哼,我就知道你之前发火是因为吃醋。”

    “才不是,我才不知道你跑到东平干了什么,什么麻辣烫铺子,我的房子,学校的捐款我才不知道是谁做的。谁做好事不

    留名,还在表白墙上写那么酸溜溜的话啊。”

    “姜玟桐,你看到了?看到了后来还冲我发火?”

    “这算什么,我还看过你十年前的信呢。”

    萧樾终于停止了挠痒痒,将她戴着戒指的手包进他的手心,“第一个愿望不说了,第二个愿意不重要了,第三个愿望,你能帮

    我实现吗?”

    “萧樾,我现在很快乐。”

    “快乐你哭什么呢?马上要嫁给程跖,嫁给世界第一好的程跖,你哭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哭。”

    “哭就哭嘛,挠我干什么?”

    “你这个混蛋。”

    萧樾笑道:“是吗?今天我可是你的家人,一会我送你出嫁。不过,在正式嫁给我发小之前,我要做一件混蛋的事。”

    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薄薄的小东西,又咬开了姜玟桐的睡衣:“谁叫他抢走我的女人呢?我气死了。”

    “等一下,这房子的密码你怎么知道?不是石头告诉你的?”

    “那个变态怎么可能告诉我,当然是你的高塬弟弟,他现在可得讨好我,不然我能让他一年都没时间碰你。”

    说着,萧樾将手指探入了她的蜜穴之中:“哟,湿了。”

    姜玟桐的胴体暴露在月光之下,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每次都很着急。”

    “我当然着急,我现在最着急,你真是太狠了,活活让我憋了五年,我都要疯了。”

    “慢点来啊”

    萧樾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狠狠地将火热的肉棒插入了她,但他没想到,隔了五年,她却更紧致了些,以至于他一进去就倒吸了

    一口凉气。

    “程跖给你下了什么药?怎么这样紧?”

    他在性事里向来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会见姜玟桐又默不作声,以为她还没有得出趣味,不由停下来:“那年跟你的第一次,我

    弄疼了你,对不起。我还是慢一点吧。”

    姜玟桐脸一红,揪住他的根部轻轻撸动:“我喜欢你快一点,重一点,最好一刻也不要停。”

    他弯起嘴角:“我觉得也是。”

    萧樾复又大动起来,没有被怨念蒙蔽心智,他倒有余力观察起她的身体。

    随着他的每一下插入,她又白又圆的胸就跟着晃动起来,实在让人眼馋极了。

    萧樾叼住她的一只白兔吮吸不休:“看来你喜欢疾风骤雨,不喜欢循序渐进,是不是谁操你操得最狠,你就最喜欢谁?”

    “再重一点,从后面”

    萧樾从善如流地将她翻转过来,浑圆的屁股紧紧夹着他的肉棒,时不时吐出些淫荡的液体来,这让萧樾的双目几乎要变得赤

    红。

    他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小淫娃。”

    姜玟桐一下子夹紧了他,哼叫出声:“再快一点。”

    “你喜欢玩这个?”萧樾从床下拾起领带,抽在了她的雪臀之上,“这算什么,总有一天,会有两个男人一起操你,不是我,

    也会有别人。”

    “不要说了”姜玟桐一阵阵夹紧,却又忍不住回头跟他接吻,“萧樾,你再抽我几下,我要死了。”

    “不要。抽红了,明天程跖又要阴我。”

    “那你叫我姐姐,快叫呀”

    萧樾爽得哼了一声,将肉棒在她体内钻出一个刁钻的角度:“我记得是这里的,你有一天夜里,高潮了一次,你还记得吗?”

    “鬼才记得啦,你快叫我姐姐”

    “姐姐大我两岁的姐姐,我都快要忘记这一点了,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对哦,我们仨都比你小,这有点意思。”萧樾滚烫

    的身体覆上了她的后背,又拨开了她颈后的发,“有个人渣说,舔姐姐你这里,你就会高潮。我猜他是骗人的。”

    “不行了,你快再重一点。”姜玟桐的雪臀已经开始颤抖,幽径也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她跪趴在他身前,水灵灵的眼睛里

    都是渴望。

    萧樾这一生遭遇了大悲,在这一刻方才体会了大喜。没有什么,比心爱的女人心悦诚服地躺在他身下更让人开心了。

    他勾起舌,在那小痣的周围轻轻一舔。

    一瞬间,所有的心墙尽数倒塌,她轻盈地飞向了云端,而他挣扎着,也终于被她带到了云霄之上。

    “五年前有句话没敢说,现在补上。姜玟桐,我爱你。”

    ***

    姜玟桐和程跖的婚宴在程家的酒店里如期举行,虽然只邀请了至亲和好友,但一切程序毫不含糊。

    礼乐响起,高塬从乐队所在的角落里朝红毯那边看去——姜玟桐牵着小星星,正一步一步朝着聚光灯下的程跖走去。

    走到一半,小星星停下来奶声奶气地喊道:“妈妈,不哭哭。”

    听到小星星的童言无忌,台下的嘉宾都齐齐鼓起掌来。

    这是一段漫长的路,然而左边的乐队区有她的小男孩,右边的亲属区有她的大男孩,前方更有她的男人等着她,姜玟桐朝着大

    家一鞠躬,又继续向前走去。

    程跖深情款款地说完誓词,搂住她的腰就要亲吻时,却停住了。

    在这样密切接近才能看得到的地方,在她的乳侧,多了一颗红痕。

    程跖眸色一沉,很快又笑了起来。

    因为怀里的女人在说:“我愿意。”

    世间聚散本无常,但庆幸还有此刻。

    (全文完)

    更多小説請到roushuЩu,乄yz閲讀

    --